宁波速融贷金融服务公司
首页 | 联系方式 |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手机站

产品分类

联系方式

联系人:陈小姐
电话:0574-8672456
邮箱:service@dhyong.com

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中心 >> 正文

定向降准能否融化小微企业融资贵坚冰

编辑:宁波速融贷金融服务公司  时间:2016/01/05  字号:
摘要:定向降准能否融化小微企业融资贵坚冰
在地方政府与商业银行的隐性博弈已构成抬高小微企业融资成本强势力量的情况下,银行资金供给渠道被扭曲,小微企业可获得的资金蛋糕越来越小,价格自然居高不下。如果货币政策从数量型宽松转为价格型宽松,当能更直接地降低企业成本。
细读国务院日前下发的《关于多措并举着力缓解企业融资成本高问题的指导意见》,在2300字浓缩出的十条(以下简称“国十条”)新政中,有九处提及“小微企业”,如此高频率的用词说明,在解决企业融资成本高的问题上,小微企业“融资贵”已成高层最为关注的地带,同时也是“国十条”首先要破解的难题。
计算发现,小微企业付给银行的融资成本最低也达10%,有第三方报告显示,小微企业的银行信贷可得性仅为46.2%。利率的高位反映出货币供需关系的失衡,其中或供给端收缩,或需求端强劲,要么两者皆有。从供给端看,央行最新统计报告显示,截至7月末,广义货币(M2)同比增长13.5%;而且拉长时间界面不难发现,M2余额近10年来的复合增长率远高于名义GDP增速,其对GDP的占比规模也不断攀升。显然,利率的主要推手在货币需求端。一方面,政府基建项目投资周期长,多数中长期投资项目在信贷资金到期之前尚未完工,需要信贷不断展期;另一方面,过剩产能行业的企业“僵尸化”,而基于解决就业等化解社会风险的需要,监管层只能无奈“输血”。不仅如此,相比于私有部门,公有或国有部门具有从银行获取授信的天然优势,加之预算软约束和政府信用背书,即便再高的资金成本,负债主体也敢借入,而银行为满足上述部门的融资需求,也会通过同业创新绕过信贷额度受限和存贷比监管为其“输血”。这就使小微企业遭遇了“挤出效应”,并承受着高融资成本的倾轧。
上一条:上市银行有点喘:不良新增782亿核销713亿 下一条:上海银行业调整房贷 民生银行基本不设限